全球战疫吉隆坡百年“唐人街”疫后复业冀以文化牌迎挑战

中新社吉隆坡7月12日电 题:(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吉隆坡百年“唐人街”疫后复业 冀以文化牌迎挑战

“过去几个月是茨厂街一百多年历史中遇到的最长停业时间。”7月12日,因疫情暴发歇业的马来西亚吉隆坡茨厂街获准重新开业。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洪细弟坦言,作为吉隆坡华人社会人文地标,这条百年商业老街仍面临不小挑战。

哈杜表示,现在全世界需要一起工作,并确保大家是在充分的伙伴关系中应对病毒。

12日中午11时许,当记者来到茨厂街时,看到商贩们已经在陆续整理店铺,筹备复业。尤其是街内的饮食摊位,有的已经重迎排队客流。

疫情暴发前茨厂街人流比肩接踵的盛况,短期内恐怕难以再现。

已经在茨厂街营业35年的钟先生正面带笑容地将盖在货品上“已经几个月没揭开”的红布掀开。对重新开业“当然非常开心”的他说,几个月没开业,感觉“非常不习惯”,更何况“手停口停”,生活上也感到很大压力。

“对于茨厂街来说,这是危机,也是转机,希望百年老街能在疫情后重新站起来。”洪细弟说。(完)

“如果其他国家(应对)不成功,那么加拿大是否成功并不重要。”哈杜说,“这是一种全球性的病毒,这是全球性的流行病,我们需要全球性的应对。”

今年4月初,哈杜在渥太华举行的一场记者会上被问及中国被指“隐瞒”疫情的严重程度时回应说,这样的问题会助长网络上传播的阴谋论。如果不与各国通力合作,就无法战胜疫情。

不过,虽然得以复业,钟先生依然有自己的担心:“茨厂街生意主要还是靠‘老外’啦,疫情没过去,外国人不来,生意还是很难说。”

人流之外,物流也是困扰商贩们的难题。有业者告诉记者,他所贩售的小商品大多来自中国,以价廉物美受到游客欢迎。在疫情影响下,商贩进货已不如以往顺畅,“开张了也只能先卖存货,卖完了就很麻烦”。

当被问及加拿大新冠感染者死亡率大大高于日本、新西兰或澳大利亚等国时,哈杜表示,加拿大约85%的死亡病例出现在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的长期护理机构。这也让加拿大有机会集体反思,如何更好地保护生活在长期护理机构等环境中的脆弱群体。她说,自疫情出现至今,加拿大已学到很多,目前全国范围内卫生系统都已更为老练。(完)

哈杜认为,每个国家都在努力处理对于相关数据系统的“难以置信的”需求。她对主持人说,当你处在危机中时,很难做到“彻底的”核算。

茨厂街,是吉隆坡开埠早期就存在的“唐人街”,被视为“吉隆坡华人历史与现实记忆中最鲜明的一条街”。近年来,汇聚近800家商贩的茨厂街不但依旧是吉隆坡重要的商圈,也成为世界各地游客来到吉隆坡必然“打卡”的热门景点。

她说,世界各地都会出现所谓报告不足的情况,因为当疫情暴发、病例激增时,很难在特定时间内判定有多少人患病、多少人遭遇包括死亡在内的不良情况。

近期加拿大每日新增病例数出现明显反弹。哈杜表示,这并不完全出乎意料,因为天气入秋,而人们在防疫方面正出现疲劳。但疫情后续走向掌握在加拿大人自己手中。

漫步在茨厂街,记者注意到,这里街口处都有工作人员测温并登记游客身份。工作人员还专门准备了计数牌发放给游客。“为了防控疫情,我们会将游客数量控制在200人以内,一旦人数超过,游客就必须在街外等待。”洪细弟也告诉记者,根据政府防疫标准作业流程的要求,目前茨厂街商贩每天只能有一半营业,加上有些商家并不看好市道,“估计复业第一天开张的商贩只有200多家”。

洪细弟说,其实近年来,随着吉隆坡新商圈的崛起,加以茨厂街自身旧有文化特色不再鲜明,这条商业老街已面临挑战。在他设想中,茨厂街应该引入更多年轻人和原有商贩一起合作创业,以年轻人的创意开发出更多具有文化特色的文创产品,增添对游客的吸引力。他还规划在茨厂街举办更多华人文化活动,为老街重聚人流,能以本地游客的增长弥补外国游客暂时无法前来的损失。

马来西亚疫情暴发后,政府实施行动限制令,茨厂街大部分商贩遵令歇业,游客也基本绝迹,曾经热闹的老街一度出现从未有过的冷清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