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时评这张“脸”不能谁叫刷就刷

新华社北京11月23日电 题:这张“脸”,不能谁叫刷就刷

新华社记者张千千、白阳

得州新冠确诊病例半个月翻倍

因此,网络安全法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今年颁布的民法典也明确规定了个人信息“不得过度处理”。人脸信息采集在遵循“最少够用”原则的基础上,还应充分征求被采集人意见。

有专家指出,“重启”经济步伐过快、防控措施不到位都是重要原因。其中,不得不提美国总统特朗普坚定支持者、得州州长格雷格·阿伯特。

在纽约等地新冠疫情逐步趋稳之际,美国南部和西部多州疫情近期明显反弹,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连创新高。

9月5日下午,多位网友在微博爆料称,无锡融创乐园一过山车疑似发生故障,多名游客被倒挂在空中。据荔直播报道,20名游客被倒挂空中1个多小时。

得州卫生部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该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23万例,比半个月前翻了一倍还多。同时大幅攀升的还有核酸检测阳性率,以得州最大城市休斯敦为例,这一指标已从一个月前的10%猛增到25%。

正如达拉斯市长埃里克·约翰逊所说:“病毒可不会管市县的边界。”

州长与市长之争的深层次原因

这张“脸”,不能谁叫刷就刷,更不能谁想用就用。前不久,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将“个人生物特征”纳入“敏感个人信息”范围,明确个人信息处理者只有“具有特定的目的和充分的必要性”,方可处理敏感个人信息。此次“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也为人脸识别技术的依法规范应用提供了重要的判例。

共和党州长与民主党市长的分歧其实在新冠疫情前就已出现,疫情让这一矛盾愈发激烈。

得州三大城市休斯敦、达拉斯和州府所在地奥斯汀市长均为民主党人。他们曾多次向阿伯特建言,应放慢开放步伐,并在全州范围内实施强制性“口罩令”。

病患激增给得州医疗系统带来巨大压力,就连医疗资源相对发达的休斯敦地区医院也捉襟见肘。

6月中旬,当地疫情已出现明显反弹,但阿伯特依然同意游乐场、主题公园等设施按计划开放。直到6月末感染病例猛增,他才不得不叫停“重启”计划,并要求再度关闭已经开放的酒吧。

这已不是无锡融创乐园首次出现类似情况,据《扬子晚报》曾报道,2019年8月23日16:38,无锡融创乐园的飞翼过山车运行中突然停在了提升段,数名游客滞留空中。

在特朗普“重启”经济、改善就业的频频呼吁下,得州4月就推出重启经济“分步走”计划。阿伯特无视专家警告,于5月初和5月中实施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计划。

报道称,园方当时解释是由于过山车传感器受到外物(疑似飞鸟)的干扰后,为了保护游客的安全,设备安全系统自动开启了保护。维修技术人员对保护装置复位,重新启动设备并恢复了正常运行,整个处理时间约7分钟。现场游客安全撤离,无人员受伤。

“这是大城市与非大城市之间两极化的又一个体现,从更深层次原因来看则折射出人口与经济状况的巨大差异。”休斯敦大学政治系教授理查德·默里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说。

得克萨斯州是传统上倾向于支持共和党的“红州”。和一些传统上的“红州”相似,这里也逐渐出现了大城市由民主党支持者占多、乡镇居民更倾向于支持共和党的现象。近年来,党派分歧对当地社会的撕裂越来越明显。

然而,包括奥斯汀、休斯敦在内的市长们认为迟来的“口罩令”已不够力度,还致信阿伯特希望重启“居家令”、关闭商业场所,却换来州长一顿“无所作为”的指责。

位于休斯敦的得州医学中心是全球最大的区域性医学中心,内设超过60家医疗机构。该中心6月25日发表声明称,中心内医院重症监护病床使用率已达100%,其中新冠病毒感染者约占三成。无奈之下,医院不得不将一些重症病人移至儿童医院重症病房;癌症专科医院也开始接收感染新冠病毒的癌症患者。

高科技的发展不能成为脱缰的野马,新技术再便利也不应被滥用。只有各方加强重视、严守法律和行业规范,才能让老百姓的“脸面”更有保障。

在日前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阿伯特批评说,自己要求关闭酒吧的命令并未得到地方政府切实执行,酒吧内摩肩接踵的照片仍频现网络。

阿伯特在内政外交各个问题上都与特朗普保持高度一致,抗疫立场也不例外。

眼看感染人数不断攀升,各地方行政长官纷纷出台区域性“口罩令”等措施。但根据得州法律,县市级地方行政长官无权发布比州长行政令更为严格的命令。换言之,在缺乏全州强制性措施的前提下,市长采取的措施只能依靠民众自觉执行。

得州如何陷入疫情“失控”深渊

在得州每日新增病例连续创新高后,阿伯特似乎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7月2日颁布全州范围内“口罩令”,强制所有人在公共场所遮掩口鼻,违者罚款250美元。阿伯特本人也开始在接受电视采访、举行新闻发布会等公开场合佩戴口罩。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布雷特·吉鲁瓦尔日前表示,近期南部和西部各州疫情局部暴发的一个原因是,35岁以下群体未佩戴口罩聚集,或未保持社交距离。

以人脸识别为代表的人工智能近年来广泛应用,提高了生产效能,也为人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方便。但另一方面,如果不分场合、不分必要程度地要求“刷脸”,会不会带来个人信息泄露的风险?

抗疫策略上,州政府与县市级政府矛盾日益凸显。

日前,“中国人脸识别第一案”一审判了。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判决杭州野生动物世界赔偿原告郭兵合同利益损失及交通费共计1038元,删除郭兵办理指纹年卡时提交的包括照片在内的面部特征信息。本案因聚焦经营者处理消费者个人信息,尤其是指纹和人脸等个人生物识别信息行为的评价和规范问题,引起广泛关注。

毕竟,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张“脸”上附载的信息越来越多,包括你是谁、住在哪、有多少资产、喜欢做什么等,哪一样都关系到安全和隐私。人脸信息一旦泄露和被滥用,就会带来风险。这张脸,实在“丢不得”。

得州的疫情之变与抗疫之变,也可谓美国抗疫的一个缩影。

得州疫情反弹始于5月末,6月20日后趋势愈加明显, 7月7日至9日连续三天新增确诊病例徘徊在1万例关口。

然而,市长们的呼吁并未得到阿伯特积极回应。阿伯特的逻辑是:一些人口密度小的乡镇不应该和大城市采取同样严格的防疫措施。但市长们认为,州与市在控制疫情方式上的意见分歧不仅导致各项命令难以得到切实实施,还会让民众产生混乱,并为一些人拒绝执行命令提供借口。